平常雜記

网路世代的年轻人不好愚弄(文长注意)

百樓:


想了很久,还是决定来记录并且传达一些事。
我原本希望这边只放一些让人看了开心的东西,
但除了这里以外,我没什麽管道能将这些事传来对岸,
只好发在这啦,只想看全职的朋友可以略过没关系

我想可能很多朋友知道,这几天台湾发生了一件事,
这段时间我和身边的人紧急拿出条文讨论,原本想填坑也没填(拖稿藉口)。(p.s.好吧我有点愧疚,直到现在才在研究这麽重要的东西)

回到正题,我和朋友们研究了几天,也辩论了几天,
服贸的内容其实挺正常的,有不少也是目前已经实施中的项目。
我身边就有各种不同的意见。

重视法律程序的人,反对政府黑箱作业违反程序通过法案
这是最多的一派,也是目前的主要诉求。
不论内容如何,法案不该被草率丶强行通过,
审议过程也不该不公开丶不透明。
这会动摇人民对政府信任,也动摇法治的根本。

其次关于条文,还有非常多不同的声音。
有担心服务业开放後,家人从事相关行业会失去竞争力的人。
也有看好开放就业市场,但是很担心土豪来炒房的人。
也有觉得土豪哪看得上台湾,全力支持服贸的人。
也有认为只有大财团受惠,基层劳工还是一样凄惨的人。

当然,也有人觉得经济合作不过是个幌子,
等到依存度够高後北京就能不出兵打下台湾。
(抱歉丶本想尽量不提敏感意见,但我希望能忠实写出各种意见...
因政治疑虑而反对经济合作的意见是有的)

总之,现在聚在立法院里的团体有好几个,更多的是一般自愿参与的人,
他们的诉求都不完全相同。
各式各样的意见一堆,但是最核心的动力都是一样的--恐惧和不信任。

在媒体每天播些吃喝拉撒的愚民新闻时,法案无声无息地通过了。
三十秒就过了。
法律规定要开公听会让民众知道内容,确实开了,
只是悄悄地开了,没人知道这件事。

这次强行通过的服贸內容不算糟,
但开了先例,会有下一个被强行通过的法案吗?
政府还能相信吗?
于是非常时期,就出现了非常之举。



立法院内的抗议实况网路上可以看转播,挺理性和平的。


(顺带一提,占领立法院的行动,
目前经大法官释宪已确定是合法室内集会得以无限期集会


也有许多不同专业的教授决定到场外开经济丶法学丶政治户外讲堂。
引用新闻(原址):



青岛东路丶济南路的两个「街头民主教室」现场,教授排班「授课」,从法律学「宪政危机」丶社会学「服贸丶迁移丶劳动与社会福利」,经济学「服贸背後的新自由主义迷思」到新闻学「服贸对言论自由的影响」等都有,吸引不少学子席地而坐听课丶勤坐笔记。不少学者当年也是学运世代出身。




立法院外曾发生过几次状况,像是有支持政府的黑道骑车冲撞民众,
或是有民进党人士在墙上喷漆丶被现场人士大声制止,
(後来听说墙上有先贴胶带,事後撕掉不会影响建物)


政府方媒体也不甘示弱跑来抹黑,访问之後剪接成完全相反的意思
多亏上电视的当事人自己现身说法。
也有人听见疑似政府方的人在讨论要怎麽砸东西让媒体拍。
人多必有白痴,也容易有奸细混进来,在所难免。


事实上这种扩大负面形象的操作手法非常高明,
不少只看电视新闻的长辈都以为现场的人都在到处搞破坏。
我爸妈就因为看电视觉得很危险,特地打电话来叫我不准去凑热闹。
後来在我多次解说现场很和平後,我爸妈才理解。

现代的战争是情报战争,虽然需要跟政府作战有点无奈,
但是年轻人什麽不会,用网路作战倒是蛮擅长的。



如上述,因为资讯落差,许多年轻世代和年长世代间观念不同,
我身边有朋友为此跟父母吵架的,
更有长辈固执觉得所有抗议人士都是被煽动与跟风的。

一群平常只想窝在家里玩电脑的宅大学生,平常出门上课都想打混了,
要煽动这些人出门静坐,做这些事还没有钱拿,难道很容易吗?
大学生那麽好煽动的话我就不用催缴作业了」by某现场支援的教授


我身边大部分的朋友(包括我)平常也都不碰政治,
更别提有政治立场了,但这次不光讨论热度高丶
到现场支持的人也非常多。


我朋友念理工的,为了证明服贸很可靠,看了一个晚上的条文,
然後跟另一个觉得服贸会影响出版业的朋友争辩。
做这种事有钱拿吗?


要不是有跟战CP一样强烈的危机感(...),我们哪会做这种事啊。

借转我朋友的言论:



其实我没有特别想声援立法院攻坚,我也不是这麽在意我身旁的人重是不重视这个问题,因为我根本就不关心政治,我只想要每天回家打电动看小说过我的普通生活。
如果政府体制健全,那在那个平行世界的我连这篇废噗都不会发。
所以我现在这麽关注这个时事,不是因为我关心社会,我只是想在死前多做点垂死挣扎,至少,我要知道我是怎麽被我自己害死的,而不是等我死了之後都不知道罪魁祸首其实是我自己。




今天晚上警察已经出动喷水车
之前警方攻坚都以失败告终,这次被清场的可能性挺高的。
不管怎麽样,只希望至少那些政客可以明白,
现在的年轻人已不像当年的那麽乖巧,有了网路後也不是那麽好愚弄。
甚至,有网路後要组织一场行动,不是太难。


 



引自新闻:
中南部大学生纷纷包车北上加入声援行列。成大零贰社社长邱庭筠说,前天下午利用脸书丶G-mail联系,短短六小时内就两百多人报名,老师协助包车下,昨清晨五点顺利到台北。她说,很多学生都第一次参与,因不愿被立委丶政商集团用这样(强行通过)的方式垄断未来,才决定抗争。

  


下面是一位美术系学生到现场,请参与的人写下话拍的照片:
原址/噗浪















然后,我很喜欢右边那位妹子说的话。

“无论结果如何,参与了战争才有机会胜利”
黑箱作业和违反法律程序绝对不能变成惯例。







到这里差不多已经传达完我想讲的,
下面也摘录一位大学讲师的有感而发。
原文有些情绪性骂当权中年世代的话我删了,以免混乱视听:




攻城的郁闷世代原文
看了这麽多年的作业,从这些学生的字里行间,一种无可奈何的郁闷感越来越强烈。从几个人,传到一整间教室之内,再从这个学校,扩散到那个学校。

他们是三十五岁以下的郁闷世代。
有些人问我,为什麽这次的服贸抗争,大学生会这麽激动。我认为可以分两个层面来看,大社会层面,和小集团层面。

在大社会中,年轻世代都郁闷。不管他们怎麽努力,月薪都是两三万。而那些同一个工作场合中,废得要死的老人,却领个五六七八万。

老人会说:你慢慢做,慢慢等,好好表现,就可以有这麽多。
但老人的话,这些年跳票得太严重了,年轻人不再相信。主政的老人,公司主管的老人,一堆没用废物,不然就是骗子,只想压榨人。领固定高薪的人,振振有词谈一些理念时,年轻人还会应个声,拍个马屁,但私底下多是不屑的眼神。

这几年一路下来,这种欺骗与无能感越来越烈,终於,郁闷不言的年轻人,随着立院的防线一起崩溃了。第一波的学生打进立法院後,无数的学生主动增援。他们从郁闷的小空间冒出来,服从丶团结,有序。

「我们会做事,而且说到做到。」他们想传达这样的概念。
所以破城之後,会扶门。做垃圾分类。在场外保持冷静自制,甚至还区分翻墙进丶出立院的路线,进行交管以免「交通堵塞」。

「我们比你们强。你们这些老废物。」
老人们办的活动,能有这种文明程度丶自制力吗?现实就是没有。就没读过这些大学才能学到的社会运动理论,怎麽会有!一堆冲车战车大将军是能有什麽文明!

当民进党政客匆忙丶落魄的抵达现场时,这种「有能」与「无能」的对照突显到极限。王建煊这老头还幽幽地说「年轻人被政客利用」,但有眼的都看得出来,是年轻人跑给政客追了。洪案的「公民1985」就已经证明过一次。

类似王建煊的言谈所在多有,虽是想显示自己的真知,但只再次证明老人的无知丶无能与无用。我谈大学生丶骂大学生,导致一堆老人见到我,就附和着骂年轻人。我其实是尴尬居多,因为我很清楚知道,你们这些老头,比我的学生废多了。你们只是早出生,占了一堆资源,才能在那嚣张。

王建煊一个月领多少钱?他又做了多少事?我看应该比送宅急便到监察院的阿弟仔还没有贡献。
马英九就是「废物老人」这种符号的极限。他的一系列言谈,让这种「反老」潮逐渐升高,终至高点。完全超过年轻人忍耐的极限,老人说什麽,年轻人都不会信了。因为他们太废了。


马英九不能代表老人?谁叫你们全护着他,和他玩一样的游戏?

这时出现一票年轻人。这是我前面说的小集团层面。
这些学运份子一直都是充满争议的人物,但他们能打,而且一直打。不只是五六七八个人而已,他们有一个学运的圈圈,而且人数高达数百人。他们透过大量的读书会丶演讲会丶现场活动来集结练兵,形成有经验丶有理论丶意志超强的战斗团体。

没有其他团体有这种的组织力,更别说是意识形态对立面的那些。二十年前我在台大的时候,国民党还有动员力,可以动出十几二十个人做事。几个学校加一加,应该也有百人之谱。现在呢?

当年有这种力量,是因为党还会给钱,对党有热血的年轻人也有一些。现在支持国民党丢脸死了,而这些人多半是因为身份支持而不是理念支持,不会论述也不能打,更大的问题是自我意识很强,每个都想当意见领袖和先知,不愿当小兵。

一边太强,一边太废,产生一种靠大边的效应。原本不太亲学运圈,没那麽认同的人,因为另一边实在太白痴,而开始往学运侧大规模的靠拢。

而老人与老人的支持者,则因为人力不足,越来越像废物。政府当局无能,连操作媒体者也无能。许多反学生的媒体新闻一上线,就被年轻人转寄骂爆了。弄这种反效果新闻,不如不要弄,你就算能唬到人,也是唬到那些老人。

当你指责「民粹」的时候,不代表你是精英,只代表你讲话没人信,还嫉妒人家讲话有人信,嫉妒人家叫得出人助阵。当你指责学生本份就是好好读书的时候,我想请问你「本份」是什麽?连「本份」是什麽,从哪来的都不知道,还可以讲那麽多?

你质疑学生可以占立院,那以後大家是不是都可以占立院?那你要打得下来呀!你丶要丶打丶得丶下丶来丶呀!几十年来只有打下这一次,你以为说打就能打下来喔?

要军队去镇压暴民?你的军队在哪里?我认识的几个年轻的职业军人,一向对於社会运动丶公民运动多有不屑,但这次却激愤起来,表达出对攻占立院的「强烈支持」。你要动哪们子的军队?你以为军队的年轻人就不恨军队里的废物老人吗?骗人没当过兵吗?

看个新闻就相信,那不是废吗?
政府讲什麽都接受,那不就是废吗?


就是废。年轻人看看里外,发现有资源,有权力,订规则的人,都废透了,太难看了。他们郁闷,然後溃堤。

不要出来强调什麽有些老人很厉害,我的讲法是以偏盖全什麽鸟的。那你有没有办法解决马英九这个废物造成的问题嘛?年轻人要的薪水你有办法给出来嘛?他们老的时候各种保险会倒掉嘛?

不知道?没有办法?所以郁闷世代就自己出手。他们就是没有饭吃丶觉得被骗,你不解决事实问题,嘴巴讲讲就想服人,没有用的。

 

 


在此说明,也不是所有“老人”都看不清,这次活动有各行各业自发性物资支援,花店老板自掏腰包送了一堆花、饮料店老板送饮料什么的,(当然不排除有些是支持政党的人士搞不清状况,遇到反政府运动就随意高潮,例如民进党支持者......)






也有像我爸妈那样听完了政府如何乱搞立法程序后,转为支持的。让人觉得很温馨。 
政客别再糊弄人民了。>_> 



2014-03-22
 
评论
热度(294)
© 米伯家 | Powered by LOFTER